博客日报
用户名: 密码:
哲学乌鸦的哲学世界
http://liming1944.bokerb.com
  • 首页
  • 博文
  • 相册
  • 关于我
  • 正文
    孔丘是典型的流氓,老子是真正的伟人
    博主:哲学乌鸦  发表时间:2016-12-18 10:49:40  

    孔丘是典型的流氓,老子是真正的伟人

    黎 鸣

    今天文章的关键在于确认,什么是典型的流氓?什么是真正的伟人?中国人只要弄清楚了这两个概念,就将立刻可以判定:孔丘确实是中国人中最典型的流氓,而且可以称之为人类之中典型的“流氓之父”,而老子则确确实实是一位真正的伟人。

    流氓的最典型特征是什么?是: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全然没有社会公共原则,或只有最坏的私群原则——少数人的功利原则,说到根上,即没有社会公共道德,因为道德即言、行、思的最起码的社会公共原则;

    伟人的最大特征则相反: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全都有重要的社会公共原则,简言之,即最有道德。很显然,绝对地没有社会公共道德原则的人即是最典型的流氓,而具有社会公共道德原则的人们才可能成为人类中真正的伟人。

    判定孔丘是最典型流氓的根据,不仅具有关于他的生平记录,更重要的是具有关于他的重要言论的几乎最全面的记录,例如《论语》。判定老子是伟人的根据就只有老子的著作《道德经》,关于老子生平的记录虽然不多,但也大都有助于肯定地说明老子为人的伟大。

    为了最公平的理由,我们今天全都根据他们的言论来判定他们的为人。其实孔丘的生平记录,也已足可以判定孔丘是一个典型的流氓,例如他的教人说谎、作伪证、肆意欺骗,甚至亲手杀人等等,无不说明了孔丘的流氓行径。其实,就关于说什么、做什么和思考什么的问题而言,无论《论语》、《道德经》即足以作出关于孔丘和老子的作为人的价值的判定:孔丘是最典型的流氓,老子是真正的伟人。

    结论非常简单:孔丘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的根据,全都集中在对于《礼乐》的推崇,更简化到孔丘始终最强调的四个字:“亲亲尊尊”。换言之,孔丘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他的最终的依据都在于对于《礼乐》和“亲亲尊尊”的遵从,更说白了,就是一个字:“礼”,即孔丘一生都是在强调讲礼、行礼、思礼,说到底,《周礼》、《礼乐》的“礼”,就是孔丘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的全部最根本性的(私群功利)“原则”。

    而关于老子,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的根据,则全都集中在他对于《道德经》中关于“道德”的推崇,更简化到老子始终强调的三个字:“道、宝、德”。换言之,老子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他的最终的依据都在于对于《道德经》关于“道德”和“道、宝、德”的遵从,更说白了,也是一个字:“道”,即老子一生都是在强调讲道、行道、思道,实质上用今天的话语来说,即讲理、行理、思理,说到底,“道德”的“道”即“道理”的“理”,这就是老子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思考什么的全部最根本的“原则”。

    所以,说到最后,即全都集中到对于孔丘的“礼”和老子的“道”或“理”的判定,它们究竟对于人们提供了什么样“说话、做事、思考”的原则呢?为什么说强调“讲礼”的孔丘就只能成为中国人,乃至人类中最典型的“流氓”;而强调“讲道”或“讲理”的老子就能够成为中国人和人类中真正的“伟人”呢?这里所提到的“原则”,实际上更应该推广到全世界、全人类,凡是绝对地说话不讲理、做事不讲理、思考不讲理的人们,他们实际上就是典型的流氓;而凡是能够始终都坚持说话讲理、做事讲理、思考讲理的人们,他们才有可能成为人类中真正的伟人!

    首先我们即来谈谈孔丘所强调的“讲礼”,孔丘的“礼”是什么?从文献的意义上看,这一点很容易确认,孔丘的“礼”,即《周礼》、《礼乐》的“礼”。这种“礼”其实即明显由周代统治者单方面确定的人人永远只能不平等的封建等级主义的“制度”。因此可见,所谓的“讲礼”,实质上就是讲这种人人永远只能不平等的封建等级主义的“制度”,同样“行礼”、“思礼”也都是实质上行、思这种人人永远只能不平等的封建等级主义的“制度”。说白了,孔丘强调中国人永远都必须“讲礼”、“行礼”、“思礼”的原则,实际上全都是在于必须严格地遵守、遵行、遵从这种人人永远都只能不平等的封建等级主义的“制度”。

    这里所讲到的关于“礼制”的制度是什么制度?是孔儒的遵行“天命论、血统论、宗法论、人治论、极权论、专制论”的中国永远封建的等级主义、人人永远不平等的制度。很显然,这种制度是绝对地不讲理的制度。大家知道,我们今天人类的“理”是什么理?是“人人平等”的真理,是“人人自主、自律”的善理,是“人人自信、自知、自爱”,也即“人人自由”的美理。孔丘讲“礼”,即绝对地不讲这一切的“理”,这种绝对不讲理的传统,即是孔丘给予中国人的永远都必须“讲礼”的传统,即少数统治者显然对绝大多数人“不讲理”的传统,而孔丘正就是给全体中国人留下了这种流氓传统的(思想)祖宗。

    孔丘,其实是世界人类中首创把人人永远都只能不平等的封建等级主义的“制度”直接变成了人类言、行、思的最基本原则的人。可以说,孔丘对于人类而言,他不仅是一个最典型的流氓,更实际上是一个最有害的流氓,他基本上是彻底地败坏了两千多年来的所有中国人的人性的流氓。非常悲哀的是,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居然还把这个最典型、最有害的流氓,长期以来甚至永远地视为自己最值得崇拜的“圣人”、“伟人”、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中国人,尤其中国的文人,这是一群多么没有了自己“人”脑袋的人类啊?说得非常不好听一点,简直就是永远继承了两千多年“不讲理”的流氓传统品行的人类啊。

    为什么中国人会如此盲目地崇拜孔丘?我的回答是明确的,因为中国人习惯于不讲理。对于完全不习惯“讲理”,而只习惯“讲礼”的中国人来说,孔丘就只能是他们的永远“不讲理”而只“讲礼”的“圣人”。如此的中国人,实际上就只能“活该”成为全世界人类之中永远心甘情愿的“奴才”、“奴隶”、“奴狗”了。“奴”与“儒”同音,前者具有明显的刚性,后者则具有骗人的柔性。中国人之所以直到今天还离不开孔丘及其儒家、儒学、儒教,实在是因为他们的“奴性”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全部身心的最根本性的“基因”了。如此“奴性”的中国人还能够改造而回归真正的“人性”吗?我确实是感到非常地困难了,因此而很难不产生非常悲观的心情。只要面对今天还有如此许许多多的中国文人们、百姓们,他们仍旧还是那么痴迷于孔丘及其儒家、儒学、儒教的“文化传统”,我便真是感到,中国、中国人未来的希望,确实是非常渺茫。

    更加可悲的是,中国人对于坚持讲道和讲理的老子,却几乎从来就没有任何感觉,除了听从孔丘的教导,把老子当作天上的“飞龙”之外,老子对于中国人,尤其是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文人们来说,完全就是一个方外之人,或者说老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完全是一个方外的神仙。如此一来,中国人能够读得懂老子的《道德经》吗?他们首先从感觉上就已经排除老子是人间的人了,从而关于他的书《道德经》,究竟是人写的还是神写的,那都只有天知道了。所以老子的《道德经》最终就只能变成为《玄经》,变成为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被人们读懂的天书了。一本被中国人视为读不懂的书,实际上就是一本“非书”,或实质上就等于没有了这本书。

    这就是为什么老子的关于人类真正道德的思想,根本就不可能在中国人的心灵中发生任何作用的至深的原因。中国人今天的讲道德,根本就不讲老子,而只讲孔丘。这个原因最初的起源,也仍旧是在孔丘对于老子是“飞龙”的判定,而老子的书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飞龙之书”。这是排斥老子的多么奇妙的招数啊:外表像是赞美,而实际上却是完全地否定。中国人跟着孔丘及其儒家文人排斥真正的“伟人”,所以中国就只剩下了典型的“流氓”,尤其是只剩下了孔丘这样人类中最典型的流氓。孔丘其实早就已经成为了两千多年来中国人中最典型的“流氓之父”或“流氓之祖”了。

    两千多年来汉武帝号召“独尊儒术”的后果,即后来中国的帝王将相,几乎毫无例外,全都是人类中最典型的大流氓,而历代中国的文人,即是宣传、继承、固化中国流氓传统的最有用的奴才工具,他们本身也绝对会是大大小小同样典型的流氓,说得好听一点,叫文化流氓。至于中国广大的老百姓,有样学样,也就只能成为永远生活在流氓夹缝之中的更小的流氓或大流氓们荼毒之下的大量倒霉的受害者了。

    直到今天,除了孔丘及其儒家“礼乐”的和类似“礼乐”的官方的人人永远不平等的封建等级主义的“制度”以外,还能够具有任何其他可以称作是(真理、规律、逻辑的)社会公共“原则”的东西存在吗?它们是什么?中国人今天称作“道德”、“宪法”、“法律”的东西,可以是这种社会公共“原则”的东西吗?官方和权贵们能够遵守它们吗?

    可以说一句“良心话”:自从中国人“尊孔读经学儒”的两千多年的历史以来,在中国,除了“礼乐”的永远人人不平等的官方的“制度”之外,就已经不存在任何可以称作是人类(言、行、思)的社会公共“原则”的东西了。而这些“原则”正就是老子在其《道德经》中所一直强调的称作“道德”的东西。中国人根本就没有这些能够称作社会公共“原则”的“东西”,而且他们也永远都不需要这些“东西”,这是因为他们永远都只习惯于跟着孔丘成为了人类中的毫无任何社会公共“原则”可言的“流氓”。在这个意义上,实际上全体中国人都不能不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孔丘这个人类中最典型“流氓之父”的流氓子孙了。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中华民族人性的悲剧啊?

    今天文章的内容,对于中国人来说,确实是破天荒的“奇闻”,两千多年来被他们几乎一致地认为是伟大“圣人”,尤其被近现代中国的新儒家文人们认为是伟大的中国“哲学家”、“思想家”的孔丘,实质上却是一个“典型的流氓”,而且是一个在中国人中可称作是“流氓之父”、“流氓教父”的人物。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叫什么,而是在于因为什么而叫什么。如同上面所述:正是因为孔丘的言、行、思,全然没有社会公共道德的“原则”可言,却把维护统治者单方面利益的坚持人人永远不平等的“礼乐”制度当作了其最重要的“原则”,所以孔丘,就只能是一个只“讲礼”而完全不“讲理”的“典型的流氓”。这才是人类真正最重要的“理性判断”。只有真正具备了思辨理性的人们,才可能接受我今天的论述和结论。2015—6,7,13.


    博客日报手机版二微码(扫描即可关注)

    博客日报如今已成为中国网民最受欢迎的新媒体!
    在手机上快捷浏览博客日报:
    一.扫描左侧的二微码 二.在手机浏览器地址栏输入网址m.bokerb.com
    看到手机版首页后,即可点右上角的按钮,设为收藏,或直接转发到朋友圈。设为收藏后,随时可在微信-收藏中打开浏览,非常便捷。
    分享到:
    阅读[] | 点击查看评论[]
    上一篇: 孔儒传统是国人自由精神永远的死敌 下一篇: 没有了
    评论(↑按时间顺序  ↓按时间倒序) 发评论
    发评论
    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昵  称: 点击登录评论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哲学乌鸦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
    博客访问:
    今日访问:414
    加为好友
    相关博文
    ·孔丘是典型的流氓,老子..
    ·只有心怀光明的人,才敢..
    ·为利益向罪恶低头的人必..
    ·国家的消亡是不能靠武力..
    ·《老子本义》寿氏新解(..
    ·也许,我们最适应的还是..
    ·回复江苏网友:“君权神..
    ·网上谈兵:“反美”与“..
    ·史海勾沉:斯大林遗体及..
    推荐博文
    ·“全球女性领袖榜” 柳青..
    赵志骞
    ·熊飞俊:大陆官员与台湾官..
    董勤
    ·偷窥者在南海被缴械,美..
    八角鱼
    ·朝鲜战争,斯杜毛各欲何..
    董勤
    ·PS大面额存单“尽孝”何..
    徐甫祥
    ·孔丘是典型的流氓,老子..
    哲学乌鸦
    ·做人低调是种智慧
    蓝子淥
    ·胡同老宅诉讼战,虚假诉..
    警世钟声
    ·冒充绑匪,被绑架的究竟..
    李忠卿
    最近访客
    zhihuiyuan
    园有桃
    西域
    江立
    磁之场
    云溪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350 号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